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而立】
[ 2009-5-4 21:55:00 | By: ilmare ]
 

【而立】

 

回家。舟山嵊泗。怀念家乡的海鲜,海风和咸湿的空气。这次回家的缘由比较特殊,因为自己需要在家乡完成自己的婚礼。携自己的妻子坐上一段漫长的车行,驶过激情澎湃的东海,然后就踏上了家乡安稳的小岛。那一刻起,我对着自己脚下的岛石说,我将许下自己的而立之愿。妻子几乎未到过我的小岛,记忆中也只有一次,已是接近五年前的夏天,我的爱情刚刚开始抽穗。她安静得坐在前往我的岛上之家的车上,默默地接受着来自海风给她的一些提示和暗语。我想那是厚重的,也是柔美的。

 

车子顺着记忆中的小道穿过一片海塘。那里已经长满各种未知的外来的植物。家就在山坡上。我总是这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家。山坡上,最高的,粉红的,像童话中的有着炉火的城堡。这样得存在着高度和色彩的记忆中的词汇,曾是我迷路中最后存留在心底的最温暖的线索。

弟已经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有序地放置了鞭炮。他看到我们,说要接风洗尘,然后鞭炮就陆续发出最热烈的掌声,帮我们拍打着多年前的尘土。弟已是人父了,小侄子有着一双大眼睛,异常清澈,此时远远的透着窗户看着我们,然后就躲到更远的玻璃窗后面,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这个家的清新的生命力。院子里,院子外还留着春末的最旺盛的生命。墙上还有着洁白的野花,可以从春末一直轰轰烈烈得开完整个夏天。大概是刚下过雨,尽管是一些猛烈地烟火味道,但是还是彻底融合在这个有着海风和水分的下午四点。阿妈和弟媳在门口欢迎我们。我携妻子的手,就像携一朵自己的云彩,温暖而厚实,然后说着,阿妈,我回来了。是啊,回来了,雨水拢和在田野的时候,我也曾对她说,阿妈,收成来了。相似的口吻,我也有了某些意义上的收成。当我把妻子带到阿妈的面前,她的脸,已经有着明显海风敲打的逐渐衰老的表情,慢慢地舒展着,那似乎和她看到一畦碧绿的菜地一样欣慰。

 

之后一天就是我的婚礼。阿妈梳着干净的发髻。穿着朴素的衣裳。妻子很美。那应该是她最美的时光。和当年的阿妈一样美。当我自豪地和妻子说起阿妈当年的美貌,她自然地微笑着。我当然无法想地更远,那时她的儿子也一样如此自豪地说起自己阿妈的美丽,那便是于阿妈最珍贵和朴素的馈赠。而我现在尽量这样夸赞着阿妈当年的风华,我的年轻的妻子是否想象着如何自然地给她的儿子或者女儿释放自己的芳香。所谓芳香之旅,那也是一段时光之旅。当我希望阿妈微笑地和我们合影,阿妈似乎有些拘束。她是那么朴素和暗淡,似乎希望这样的暗淡,希望像一朵海礁上的紫菜一样,只要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就满足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阿妈站到了我们之中,我挽着阿妈的手,妻子也挽着她的手,阿妈,笑一个吧。或许是因为年老,也许是因为拘谨,笑得已经有些不自然,但却是真实的。回来后,我将照片给阿妈看了,我说,阿妈,拍的很好。她笑了,不好,不好啊。却还是自然地笑了,就是自然地开放的一朵寂寞而坚强的紫菜花。我说,阿妈,改天天气好,我们再到院子里合影。那时阳光会很好,拍出来会很不错。她笑着答应了。还是一样的自然。或许我这样简单的而立之愿,在包含了所谓的成家的最古老的意义之后,还有着更重要的愿望,那是关于阿妈的。当阿妈一人在海边赶海,敲打着海礁上最奇绝的生物,而那曾是我整个童年乃至青年时代最喜欢的食物,她应该是在自然地微笑,有着这种生物的海礁,通常会有更多的更旺盛和朴素的生命,我所知道的紫菜花就是这样的,在海水的拍打中,她开得越是寂寞和执着,就像阿爸去世后,阿妈就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兄弟上,生活越是孤单和艰难,她就越是这样的自然和简单。

 

& 草稿

 
 
 
Re:【而立】
[ 2009-5-8 18:59:00 | By: 访客Jn15Iu(游客) ]
 
访客Jn15Iu(游客)恭喜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而立】
[ 2009-5-9 18:54:00 | By: 访客v05Ct2(游客) ]
 
访客v05Ct2(游客)新婚愉快。早生贵子啊。
下次你儿子结婚我参加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