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瞬时】 
[ 2009-1-9 0:42:00 | By: ilmare ]
 

【瞬时】

 

时间和流水的关系,有多种的相似点。一滴水可以缩小为一截很短的时间。十分钟或许不能算是我们生命的最小刻度,但是足以浓缩一个完整的世界,或者一片庞大的水域。我所记得时光总是湿漉漉的,带着盐,带着瞬间析出的一点光芒,忽明忽暗。

 

涨潮了,原先裸露的沙滩以最快的速度陷入海水的身体中,那只不过是一抹夕阳落水的时间。

我匆忙跳上离岸最近的礁石,海水还在迅猛地上涌。每一块礁石像是浮在海水中的蘑菇,极力往海底疯长。哪一天,我来不及回到岸上,只能惊慌地爬到某棵最高的蘑菇顶巅,夕阳已经溺水了,黑夜迅速浮出海面,整座小岛在瞬时沦为一座安静的孤岛。听着海水击碎沙石的声响,每一分钟都像是一场预谋的灾难。

 

黑暗的来临是迅速的。黑夜更像是衰老的过程。当她还是少女的时候,我的眼里都是一种红色的花,名字都是洋溢的红色,满团红。当她伸出手指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一株饱满的春天的植物。我牵着她的手,十指相扣,一起跳舞,任凭秋天发出簌簌的凋零的声音。她擅长跳舞,一直是校舞蹈团的领舞。那一年,我们像私奔的蜗牛,藏在海边的岩洞,海水一直拍打着洞口的一堆碎石。在洞里舞蹈,有着海水的伴奏。印象中,那是一段极其仓促的舞蹈,没等海水拍打完所有的碎石,她便被家人唤走,当红色的惦念只涂满了童年的一个手指,她便远赴他乡,去一个不知名的工厂做工。几乎没有她的消息。院子中的满团红陆续染红了一个类似童年的时期。再次见到她,只觉得花瓣瞬间萎蔫,寒暄几句,没有握手,但是那双手已经不再饱含汁液。我看见过一棵幼嫩的植物,被活生生折断,然后饱受日晒,剩下干瘪的躯体,被扔进一堆壮烈的灶火。速起的烟火和光明,即时伴随着一种植物的黯然和消沉。

 

如果说,坐在光明中,观望并且谈论外围的黑暗,那是一种幸福,当一条鱼潜入水中的时候,迅速地隐于黑暗,当她怀念外围的光芒时,那或许是一种悲哀?十分钟之前的幸福,转瞬即逝。除却海水和鱼,我们的生命尽头更像是意外的溺水。如果溺水的感觉和几个水滴的破裂一样干脆,当她从光芒和黑暗的交替中感受着窒息的节奏,那或许一辈子的生活就慢慢聚集成一颗微弱的水滴,愈深愈小,最后回到最初受精卵的模样,折射着对于新生的奢望。儿时的玩伴有几个是溺水而亡。他们的生命还没完全绽放的时候,便重新拱起身体,将未知的世界迅速藏进另一个水域,意外的死亡多数带着仓促的脚步,总能把既有的生命瞬间踩碎,所谓年华,不过是泡沫破裂的一个微乎其微的时刻。我不忍心记忆起他们苍白的身体,但却时常想象着一条条银色的凤尾鱼,穿梭在无垠的海水中,自身的光芒或许能在瞬间给予他们一点再度超生的希望。

 

 

10-9  0:35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